Vista Game Studio杂物间

Y.Vista和朋友们的游戏工作室杂物间,目前是文字策略游戏《7+-2》及其原作《替代品》的设定和杂谈博客。曾是后者的衍生小说《到世界去》的主题站。一切内容都在补充和变动中,请勿转出本博客。

尾声 于引墨在悬崖上

到世界去 尾声

于引墨在悬崖上


atarAXia novels:

    于引墨,现在已经22岁,站在悬崖上,纵然心高气傲,但毕竟洞见敏锐,不得不承认自己只是我笔下的人物。于引墨对我说:

    “你怜悯我,为我准备了这座与我相称的深绿色的悬崖。在你陷入更深的阴郁时,你恐怕会说城市里只有天台,没有悬崖,因此把我支使到某座建筑的天台上,让我对着一圈比人更高的磨损了的灰白色栏杆发愣。今天你的情感从理智中逃窜出来。你让我站在这里,毕竟给了我一个开始的机会。这对你和我都是一种安慰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读者急于寻找下文:这是哥特小说?悬疑小说?侦探小说?有人会来吗?我和来人会谈判?会搏斗?我会自杀?被谋杀?读者气喘吁吁地问:会有超自然的展开吗?这是科幻小说?魔幻小说?玄幻小说?会不会有什么飞来把我们的主人公接走? 

    “我则要问问你:你让我出来做主人公,打的是什么算盘?你让我在你笔下的一系列故事里不断登场,又反复死去,你这一次借尸还魂,有何贵干?你打算和我谈生命?谈抉择?谈自杀问题?还是谈我自己?你想享受一场没有代价的搏斗的偶然性?你想借我充分体验从悬崖滑翔而落的自由?

    “的确,我死亡的结局,对你我都是一种久违了的清纯的快乐,像露水和青草。但你的狠毒是二阶的。凭我对你的了解,如果你仍然心狠手辣,你会让我一直在这座悬崖上一直站到最后,不让任何事件发生。你要折磨我,折磨得不让我如愿死去,出于你那种在一定距离外旁观的焦躁的爱情。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你的爱,也不需要你的怜悯。我已经死过很多次。我拒绝承认这是我和你的搏斗。我的一切自杀行为都是出于个人意志。正是因为这一点,在一切人物中,只有我能和你分庭抗礼。正是因为这一点,你才尊重和爱我。

    “我读了你的几封来信。根据你的说法,在最初的故事里,我根本不是一个人物,而是一个‘事件’。当我作为一个配角成型时,我的本质叫做‘意外要素’。开始时你不知道那故事结局里向女主人公捅了一刀的人是谁,后来你发现那是我,而且一定得要我来行使职责。这是很久之前的事,我们不必多谈。后面几个故事里,只要我仍然不是中心人物,主人公就没有一次不是含恨死于我之手。你对我毫无爱意,因此毫无恶意。但是多年后事情发生了变化。因为我是所有故事中唯一的极端意外因素,我反而变得最接近于人类。你不仅怀着攻克难题的好奇,也怀着对悬崖的怀念来重新发现我。

    “据你说,你的心中存在着一个‘男性’的观念。它代指一个极端的灵魂,它因为与你差异过大,因此它的一切现象对你而言都是偶然的。因为他的一切表现和反应都不可预测,所以不存在你向他‘套话’的可能。你能通过询问获得零散的答案,但不能获得理解。这个‘男性’就是巴丢所谓的真理:一切知识都是重复,而真理永远在知识之外,在局部不断地爆发出事件,永远新鲜。这个‘男性’,在作家中是芥川龙之介,在哲学家中是维特根斯坦,在你笔下就是我。我就是‘真理’。”

    引墨站累了,把脚换了一下重心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的准许。——最近,你为了能最大限度地和我赖在一起,不惜从内聚焦于我的视角来描写我的生活。这包含了你最大限度理解我的努力。但如果我就是纯粹的真理,而真理永远在知识之外,那就可以说,我的灵魂的疆域随着你的理解在不断后退。一方面,你永远无法真正理解我,这让我尚且为人。另一方面,你在用对我的错误认识规定我‘不是什么’,这是对我的钳制,又包含了让我不能成为人的努力。

    “但是你永远无法理解我。我还是我。”

    ——所以我才爱你。

    引墨笑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叫真正的主人公来吧。我已经很累了。”

    女主人公的身影登上山坡,站上悬崖,离引墨五米远的地方。引墨面对着她。她与他相识很久了,发生过各式各样的爱恨纠葛,也曾互相杀死过许多次。

    “我只想赶快把最后一句台词说完。”引墨耸耸肩笑着说。他对面前的女性说道:“你是个好女人,因为你还怕死。”

    就在那句话之后,于引墨就从悬崖上消失了。女主人公赶上前去,向下方张望,只望见一个暗红色的泥点。

 

Y. Vista

2014.12.18 00:31


评论
热度(38)
  1. Y.VistaatarAXia novels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Y.VistaatarAXia novels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Vista Game Studio杂物间

© Vista Game Studio杂物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