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sta Game Studio杂物间

Y.Vista和朋友们的游戏工作室杂物间,目前是文字策略游戏《7+-2》及其原作《替代品》的设定和杂谈博客。曾是后者的衍生小说《到世界去》的主题站。一切内容都在补充和变动中,请勿转出本博客。

文字avg化?

特大喜讯!《替代品》剧组有望拿回最初的殖民战争剧本,成为文字冒险游戏啦!这个博客也因此复活了(同时也就隐藏了过去涉及剧透的人设文档)。非常感谢朋友们在《到世界去》时期对该剧组的支持。

目前准备制作这个故事的前传《7+-2》,主角组都是尚未介绍过的新人物。前传是严肃正剧向的文字策略游戏。由于作者的强烈执念,年少的锐墨会在前传中出场,这部前传也就会直接描写锐墨的初恋对象——再影小姐。目前至少有四位人物在两部里均会登场(不过其中只有锐墨是主角)。

假如前传能制作完毕的话,《替代品》就有望成为重新由索犀焰担任主角的文字冒险游戏。原本的单线剧情会以男主角们(星河、隐棋、锐墨)为分界拆分成三条线,也就...

脉望又投稿啦——

迟:

还是这仨【。

同人作,陈班的胸和索犀焰的脸崩坏【

蟹蟹后桌太太的字。


本篇传送门: @到世界去 

脉望君的同人投稿!全员泳装!

迟:

同人作。

周梦、陈希羽、索犀焰。

谢谢V桑在选色和结构方面给出的指导和建议……!

想画出更可爱的女孩子们。

也想画出帅气的于引墨。


本篇传送门: @到世界去 


高傲的人(2)

我们班的林夜明同学从教室后门进来了。我们的校服——松松垮垮的运动服,他能给穿出笔挺的感觉。见我们都看着他,林夜明同学朝我们走来,笑容温暖地说:“啊,陈班,泽耀。小梦也在。”

黄泽耀没说话。我也没说话。林夜明笑容亲切地对我说:“小梦在喝冰红茶,是从小卖部买的啊?”

新闻里领导视察老农的家,看见锅在冒热气,就揭开锅亲切地问:“你们在做饭?”看见一个小男孩在里屋,就指着小孩亲切地问:“这是你儿子?”

但是林夜明这么一说,我想起我家门口超市也卖冰红茶,还真比学校小卖部的便宜。毕竟学校小卖部是外包的。但是这种盒装冰红茶,如果买好带到学校来,肯定路上就在书包里挤瘪了。于是我说:

“反正不会是从家里

高傲的人(1)

到世界去 第六章

高傲的人



我们班的林夜明同学竞选学生会秘书长失败了,输给了8班的索犀焰同学。那是十多年前的事了。那时候,索犀焰还活着。那天我在食堂小卖部排队时碰见了隔壁班的于引墨同学。他在开学不久就闹出一件人尽皆知的事。而从出事到那一天为止,我可能是全年级里唯一一个既实际见过他,又能再次见到他的人。不知道为什么,在这么稀奇的和于引墨说话的场合,我们谈论的竟然是林夜明。

于引墨说:“林夜明,现在是你们班副班长。”

我说:“对。”

“昨天学代会 ,他竞选学生会秘书长失败了。”

“哦,是吗?”

“输给了8班的索犀焰。他还是那样?”

“哪样?——差不...

【人设】到世界去 人名解释

  • 索焰幽——索犀焰

《异苑》卷七
晋温峤至牛渚矶,闻水底有音乐之声,水深不可测。传言下多怪物,乃燃犀角而照之。须臾,见水族覆火,奇形异状,或乘马车著赤衣帻。其夜,梦人谓曰:「与君幽明道阁,何意相照耶?」峤甚恶之,未几卒。

《晋书》卷六十七〈温峤列传〉~795~
朝议将留辅政,峤以导先帝所任,固辞还藩。复以京邑荒残,资用不给,峤借资蓄,具器用,而后旋于武昌。至牛渚矶,水深不可测,世云其下多怪物,峤遂燬犀角而照之。须臾,见水族覆火,奇形异状,或乘马车著赤衣者。峤其夜梦人谓己曰:「与君幽明道别,何意相照也?」意甚恶之。峤先有齿疾,至是拔之,因中风,至镇未旬而卒,时年四十二。

《漢語大詞典》...

hello world!

这个主页在决心之下,终于正式启动了。这是以于引墨等人为主角的系列小说《到世界去》的存放点,包含大量设定和杂谈,个人向和欢乐向请注意。

一切内容可能变动,请勿转出本站。


2015.02.19

尾声 于引墨在悬崖上

到世界去 尾声

于引墨在悬崖上


atarAXia novels:

    于引墨,现在已经22岁,站在悬崖上,纵然心高气傲,但毕竟洞见敏锐,不得不承认自己只是我笔下的人物。于引墨对我说:

    “你怜悯我,为我准备了这座与我相称的深绿色的悬崖。在你陷入更深的阴郁时,你恐怕会说城市里只有天台,没有悬崖,因此把我支使到某座建筑的天台上,让我对着一圈比人更高的磨损了的灰白色栏杆发愣。今天你的情感从理智中逃窜出来。你让我站在这里,毕竟给了我一个开始的机会。这对你和我都是一种安慰。...


雪与深空

atarAXia novels:

 再影,像正在消融的雪一样的女孩。我能想像出在春日的午后,独自站在空荡荡的路边,俯视着因为正在化为水而晶莹剔透的一点残雪的于引墨的心情。他说:是我把手放在了雪上。好像没有了他,春天就不会来临似的。
 薛再影是第一个,然后来了索犀焰。
 或许可以想像这样一个场景:
 于引墨在清晨突然决定出门了。他走到楼门口,才发现大雪已经覆盖了一切。茫茫白雪上没有一点人迹。他觉得无处落脚,因为他不想玷污任何一处雪。于是他就在屋檐下站着,看着外面。
 这时候索犀焰从他背后的楼门口出来,和他擦肩而过,一脚踩进雪地里,雪没过了她的腿肚...

© Vista Game Studio杂物间 | Powered by LOFTER